算好土地账 打好翻身仗

□刘宁宁  范丛丛

往年的这个时候,坡徐村的刘洪进正一头扎在地里侍弄那几亩玉米,可今年他却坐在风扇底下享起了清福,让刘洪进发生变化的是最近火爆严务乡的土地流转,他手里拿着的《庆云县农村土地经营权流转合同》就是一颗“定心丸”。


把试点规划作为“导航仪”让老百姓看见“数量账”

2018年8月份,严务乡先期选择坡徐村为试点,就土地以村为单位整建制流转进行安排部署,并与国土局一起制定了《坡徐村2018-2035年土地利用规划》,为坡徐村土地流转安装了“导航仪”。

严务乡土地资源丰富,压碱沟、边沟等未开发利用的土地较多,整治后可新增大量土地。坡徐村十八引水渠以东的地加起来有1700多亩,根据土地利用规划,光壕沟加起来就得有300多亩,土地流转后这300亩就能成好地了。“我种了一辈子地,就知道收了玉米种小麦,收了小麦继续种玉米……一亩地,种子化肥就得200元左右,浇地20元钱,再加上农药、收割的成本,净算成本就得400元左右,按照今年小麦1.12元一斤,一亩地收800斤小麦来算,一亩地收益896元,在去掉成本,最多剩一半的钱,这还不算出工的钱。”坡徐村冯彦明和笔者说。


把群众致富作为“方向盘”和老百姓算清“经济账”

除了能增加土地,对大多数村民来说,他们心里有着自己的“小算盘”,与大规模的土地流转比起来,小农户经营几乎不占优势,虽说一家守着几亩地,可一年到头也剩不了多少钱,还不如打工来钱快。种地的几乎都是家里的老人,做儿女的更希望他们能够安享晚年,而不是继续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

60多岁的刘洪玺,种了几亩辣椒,“一听说有土地流转的好政策,我当时就同意了,往后年纪大了,种地也费劲了,把土地流转了,不用种地了,还能拿补偿,一亩地按750斤小麦的价格,合成钱就是一亩900元,这个咱也不出工,不出力,净落900元每亩,能不同意吗?每年一到收粮食的时候,我岁数大了,孩子们回来帮忙,耽误孩子的上班、打工,耽误一天就是200元钱啊! ”

土地流转金的按时发放,让百姓吃了个定心丸。拿刘洪玺来说,协议刚签完,6000元的补偿款第二天就到账了,这也是坡徐村能够用3天时间完成全村95%土地流转协议签订的“法宝”。


把集体增收作为“安全带”让老百姓感受“生态账”

百姓的小口袋富了,如何借助土地流转的机会让村集体的大口袋也富起来,成为摆在张俊谦面前的一道思考题。

  他把目光投在了整理出的300多亩土地,仔细一盘算,将这300多亩土地收归集体,每年可增加村集体收入10多万元。谈起这笔收入,张俊谦有着精明的打算,村子里的路灯是2015年就按上的,可下水道一直没铺上,“得先把下水道铺上,村里的道儿也该修一修了,小广场也该置办点器材了……”

  截至目前,严务乡共流转土地12000余亩。通过土地流转,转活了土地,转大了产业,转富了农民,加快了农业专业化、规模化生产,加快了农村富余劳动力转移,更为重要的是农民从中得到了实惠,不仅稳定收取土地租金,没有自然环境和市场风险,还可以在合作社或企业打工赚钱,也将一大批劳动力从第一产业中解放出来,进城或外出务工,又增加了一份收入。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