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香花情缘

编辑:徐佳毅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7-09-27 16:58 [打印] [ ] 论坛
□杨慧
    我怎么也没想到,竟然在北京植物园看见丁香花开。
    恍若梦中一相逢,这是在做梦吧。
    我用微凉的指尖,摸着丁香的花瓣,指尖暖暖的,一直暖到心坎里,我眼睛湿润,眼泪就盈满了眼眶。
    它的花瓣儿散着淡淡的忧郁,一朵朵紫色的花儿,会有怎么样的故事,怎样的忧郁呢?
    想象着它的紫色,想象着它的故事,我的心情好像也变成了蓝色。
    隔了这么久,这一树的丁香,带我回到了从前。
    永远说不清楚,为什么所有诗句里的丁香,似乎都是含怨带愁的。“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 ”我念着戴望舒多愁的诗篇,在诗的氛围里,仿佛看到这样的丁香:它凝结着看花人的清愁,是楚楚动人的。
    丁香美名流韵,愁得无端,也愁得美丽。对这从未谋面的花,我喜欢得有些莫名了,或许人与花木的缘有时是很难说清的。
    听过一首好听的歌:“你说你最爱丁香花,因为你的名字就是它,多么忧郁的花,多愁善感的人啊……”边读李商隐的“芭蕉不展丁香结,同向春风各自愁”,我一边放着这首歌。丁香花,古时人花下断肠,现代人花中传情,文和歌糅合在一起,那忧伤和浪漫就触着了心中最柔软的那部分。
    丁香宛然在梦中,到现在,我还不能肯定我见过丁香,也无从印证我的想像。 《现代汉语词典》里说:丁香,常绿乔木,叶子长椭圆形,花紫色或白色,有香味,花冠长筒状,供观赏。这些文字并不使人特别明白,也不是我所想像的。
    我梦中的丁香,是带有一种清雅的。那是一树粉白,婉约地立于烟雨的苑囿,它的香飘逸、隐约,让人不知今夕何夕。它与一些性情不俗的人们做伴,儒雅书生,娴静女子,诗画相谐。
    我不知道丁香的花期,但我想丁香让盛开的那个月份充满了情意,是一种花对世间的情意:它奉上它冰清玉洁的花朵,泌人心脾的馨香,就这样做了点缀人间的姿影。从前无缘看到丁香真面,就有了一种惦念,这样的惦念长久地盘桓在我脑子里,像惦念着心中那个亲爱的人。
作者单位:国网庆云县供电公司

评论列表

新闻搜索

论坛热图

    您可以用智能手机扫描左侧的二维码,直接打开本网页

论坛精华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