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红色记忆——采访渤海教导旅女兵李宝华


  1930年我在河北省肃宁县袁城南村出生,在离村子2华里的沃北镇上高小,鬼子来了后上学就给打乱了,平时都分散在家里,鬼子不扫荡的时候才出来上学,我是村里的儿童团团长,1944年入了党。入党介绍人告诉我不能让家里人知道,更不能随便问东问西,每次开会我们都是到村外庄稼地、坟地去秘密开会。
  上学的时候我就想着出来当兵,得知王震的三五九旅到山东庆云去招兵,我和小伙伴们一个个兴奋得像刚出笼的鸟儿,一颗心早早地飞向了从未去过的庆云县,跟着一辆大车,我们风尘仆仆地赶到渤海教导旅集结地常家教堂。
  穿上军装的小丫头们一个个英姿飒爽,意气风发。开始我们是在学生队后来改成宣传队,扭大秧歌搞宣传。我是二班的班长,班里有十几个人,李贵芳、李德平、李星、李曙、张在明、张福明都是我班里的。部队驻扎在常家教堂,在教堂唱戏扎彩楼,我们就做纸花。我参加了组织部政治科办的学习班,女的就我一个,男的有李彤,结业时奖励给我一条毛巾。
  不久我参加了渤海教导旅的第一次党代会,也是在庆云常家召开的,王之珍也参加了,参加这次党代会的女同志就我们两个。我们一人还发了一个绿军毯,行军时我比别人多了一样东西。
  部队西进出发前搞野外拉练,我们女兵学着打绑带打背包。黄浴尘领着我们到大操场,把日用品带过去铺开在地上,哨子一响就赶紧打背包,练习中,有的女兵把衣服穿错了。有一次我们去任家村背粮食,任家村枣树很多,红彤彤的枣子落在地上,馋得我们直流口水,却不敢拿群众的一颗枣。
  部队领导讲我们要到野外大练兵,晚上所有的队伍集结出发,一直向西走,每个战士背着行李打着绑带,有的鞋子大不跟脚很快脚上磨起泡来。走了二三十里,到了休息地,又困又累的我们在老乡家枕着背包很快进入了梦乡。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王振文派人来问我们泡没泡脚,要是不泡脚的话,第二天就走不成路了。我们爬起来洗完脚又睡下。
  在家时没看到过山是啥样子,一说前面有山就兴奋地忘记了劳累。在庆云常家时李玉芳长疥疮,别人怕传上都躲得远远的,我挨着她睡,离开山东时我也开始长了,流出的浓水把裤子粘到腿上。有人告诉我用手榴弹里的黄药,还有老乡家的谷子草弄成灰,混在一起抹到伤口上,结果真这用这法子治好了。
  行军时为了躲避敌军,走的都是山路小路,特别是下雨天,上山下山时路很滑,上山时我们就拽着驮文件的马的尾巴,这样轻松了好多。过河时水浅的就淌水过去,渴了的时候就找山坡背面的积雪拿缸子搲(wa)着吃。
  在西进新疆的路上我第一次见到了大山,部队打山西运城时,在那里我第一次见到了骆驼。
文联 姜金霞整理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