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圆了我的少年梦


  □徐景元
  时光如梭。随着时间的流逝,好多的事情都淡忘了,但是有一件事情总是挥之不去,那就是一个有关吃水的故事。
  我的家乡在庆云县徐园子乡徐园子村。庆云县地处黄河流域下游,近邻渤海,是黄河淤积平原,退海之地。因长期受海水浸染,使得全县有80%以上区域浅层地下水苦咸,矿化度超出正常饮用水的10倍以上,300米以上的水高氟重碘,氟含量高出饮用水的2-3倍。因此饮水问题从祖辈一直困扰着人们。庆云县有十八苦村之说,重点是严务、徐园子、崔口等乡镇,之所以苦就是因为用水困难,一辈辈喝着苦咸水,满地的碱嘎巴,老乡编出了歇后语:“想喝甜水,靠天;想吃白面,稀罕。 ”人们喝点甜水只能依赖雨水,遇上旱年就没了辙。
  文革期间,学校的老师、学生都停课闹革命去了,我不得不辍学在家务农。那时还是大集体,为了挣工分,就得去生产队参加劳动。队里的活很少有适合少年的,队长对我也比较照顾,尽量安排些力所能及的活儿。麦收时跟着铺铺草腰子,秋后扛着榔头去地里砸坷垃。干得最多的是给生产队喂牲口,那时牲畜是生产队的主要生产资料,一个生产小队喂养着十几头大牲畜,耕、耩、拉、打、浇等重农活都指望这些大牲畜完成,平时社员们碾米磨面也是靠它们。我成了小小饲养员,每天背着筐拿着镰去大洼地里割草,给牲口打草成为我的主要任务。有一天又去家北河摊打草,一出村看到邻村张培元村南立起了高高的铁架子,我非常好奇地奔了过去。到近前一看是打井架,工人们穿着工作服,戴着安全帽忙碌着。我这是平生第一次看到机械打井,机器轰鸣,工人不时用大铁锤敲打着什么,发出震耳的响声。大人孩子围观,上百人围了一圈,看得出神,觉的新鲜。正看着,过来一个穿制服的人,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在那里指手划脚不知给工人们说什么。我们越看越凑的井架近了些,人家怕出危险,撵我们离的远一点,歪着脖子对着我们说:“不知靠近有危险吗?不懂事! ”一会儿转到我跟前说:“你怎么还不走,去!离远点! ”我觉的这人说话太硬气,少不更事,抬起腚随走随顶了句:“我就不远点你敢怎么样! ”这人也不示弱,随口骂了句:“你这小兔崽仔哪村的? ”我说:“哪村的你管饭吗?你还骂人呢。 ”这时小伙伴们一听我和人家顶嘴,围了上来,有些大人也上来看热闹。你一言,我一语,那人也没再多说什么,我一看他被我们吓住了,更来了劲:“你不就是个打井的吗,有啥了不起,有能耐也给俺村打口井,俺村也是苦咸水”,其实我是气他。我这么一说,那人接话说:“这是你小孩子管的事吗?我有能耐没能耐,去不去你村打井你管的着吗?这要上级说了算。去!打你的草去! ”转身走了。
  其实,那时人家说的这些话我真不懂,啥叫上级?上级是谁?是人还是单位?在我心里始终是个迷。每当拿起舀子喝着苦咸水,就想起这件事,我们村也是常年喝着苦咸水,上级怎么不给我村打眼井呢?在我脑海里是个问号,从没忘记过。从那时我就有个梦想,我长大能顶事了,我要找上级给俺村打口井,让全村老少再也不喝苦咸水了。
  上世纪九十年代,我在县政府任职,分管农、林、水等项工作。那个时期,全国北方连续几年旱情严重,一年降雨量不足几十毫米,黄河断流,庆云处于德州引黄的最下游,距齐河李家岸引黄口300多华里,中间经过五个县市,引点黄河水半路上就被截流了,根本流不到庆云县,不但无法灌水,连人畜饮水都发生了困难。解决水的问题成为头等大事,虽说已建了严务水库,但黄河断水水库水源也无法补充,用一点少一点,全县饮水难问题仍无法得到解决。我与县农委、水利局的负责同志跑遍全县的每个村庄,查看灾情了解人畜饮水状况,提出解决方案。1998年,县政府研究决定,在全县打部分深机井(600米左右)解决人畜用水,当时,打一眼井需十五万元,县里出资十万元,打井村自筹五万元,由此在全县拉开了打井抗旱的序幕。这时我又想起孩提梦想打井的事,就专程回家一趟,动员时任支部书记徐景泉(我的哥哥)、主任徐炳炎极积报名打一眼甜水井,解决全村吃水问题。井打好后,我又帮助他们与全县一样安上了自来水,一天两次给村民开机送水,全村用水有了保障,告别了肩挑车推喝苦咸水的历史。
  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推进,人们生活、生产等水平逐步提高,特别是人畜饮水,人们对健康、安全饮水的要求越来越高,县委、县府决定,借用黄河水,实行全县统一供水,并组建了统一供水工程筹建处,由我兼任第一任筹建处主任,我受全县人民的重托,带着少儿时的梦想,不辱使命,和同志们一道在全县打响饮水工程攻坚战,精心规划、设计、购设备、筹资金、找队伍,通过几年的努力,完成了村村通自来水,成为全市第一个城乡供水一体化的县,使全县人民饮用上了健康、安全的水。
  告别千年苦水,迎来万代甘甜。改革开放的发展,我的家乡彻底告别了饮用苦咸水的历史,同时也圆了我少年时期的梦想!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