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情思


  □张金凯
  从楼上下来,想起原来住过的小院,边抬脚向那里走去。已到初冬季节,行人很少,天有些阴冷,北风呜呜地响着,树上残叶不停地落下来,争先恐后地跑着,背风的角落堆满了枯叶,看着,看着,不由自主地,抽抽脖子,裹了裹衣服,把手藏进了衣兜。
  我隔段时间就到小院看看,毕竟住了多年,会想它。小院原有十多户人家,现在走的没剩几家了。走进院子左侧第一排,门前有葡萄架的那个就是我家。
  葡萄树已掉光叶子,光秃秃的,只剩下弯弯曲曲乌黑枝条趴在架上。她根部很粗壮,比茶杯口还要粗,主干宛如盘龙,静谧中深邃,神秘中不乏完美。她陪我度过了许多快乐的时光,一直是我的至爱,她早已像亲人一样缠绕在我的心头。我亲眼见证了她的成长,为它施过肥,为她浇过水。她为我奉上甜蜜的葡萄,正所谓《诗经·大雅·抑》中所言:“投我以桃,报之以李。 ”
  刚住进小院的时候,葡萄树很小,就在南墙根,根本说不上树,只是一根像爬山虎一样的藤状枝条。那架势刚出生不久,还不足一米高,叶子都能数过来,半卷着,蔫蔫的,黄黄的,枝条细细的,像一个病汉子一样靠在墙边,她不能自立门户,只好缠在一棵近旁的石榴树上。
  我住的房子,和前面房子之间是一条过道,过道不足三米,石榴树和葡萄树都见不到阳光。也许是很难见到阳光吧,两棵树别说结果了,花都不开,身子也长的不招人待见。我见她们可怜,绿色又是稀罕物,再说占不了多大地方,也就随她们去了。
  快到冬天的时候,心想,石榴树虽不强壮,应该可以过冬。葡萄树即便经得起风吹雨打,也不会熬过数九寒天,我认为她必死无疑。
  转过年来,花草树木依次发芽,长叶,花红,柳绿……一切斑斓了整个世界。那棵石榴树虽不是绿影婆娑,可好像精神了许多。这时我才觉得对葡萄树有些残忍,后悔不迭,是啊,把她藏起来就好了,果农的葡萄不是埋起来过冬吗!
  老天有眼,岁月有情。
  在别处,葡萄树叶子已经满架。我的葡萄树发芽了,梢头绽开了芽苞,吐出了指甲大小的苍白的小叶。
  我觉得该为她做点什么了,便放下身子,看看她,走到近前摸摸她。起开她根部的砖头,把一些发酵过的粪土埋上,做好窝,浇足水,把她管护起来了。经晨露、朝霞,后来是春雨、阳光,她长出了深绿色的叶子,大大的,特别茂盛,开始分叉发育新枝,叶子覆盖了乌黑的枝条。
  现在回想起来才明白,其实我真的希望她能走过冬天。她扛过严寒,我感觉在我意料之外,又完全在我意料之中。我愿意和她一起得春风之惠,与绿色同享,友爱共聚,和世界和谐相处。我不要求她高高大大,让人仰视。我不要求她笔直向上,傲然挺立。安然活着就是最大的幸福,正所谓“看淡是幸,看开是福。 ”
  葡萄上市很久了。有一天,我走到跟前蹲下,摸她的叶子,猛然我心里一颤,葡…萄……不可能,一棵野生的葡萄,人们吃葡萄后扔掉的果粒,从不见阳光的墙根缝隙中发芽生根,她可是从砖缝里挤出来的,怎么会结果呢?我拨开浓密的叶子,用手抹抹双眼,眼没有花,中间真的有两串葡萄。大约有十几粒,每一粒都大大的,已经熟透了,颜色是紫色的,看着就叫人嘴里流口水。不过葡萄像婴儿美丽翡翠般的大眼睛,让人真不忍心吃掉。
  不难想象爱人好奇,开始没舍得吃。院里的邻居来了,让大伙尝,真甜,有的说是黑玫瑰,有的说是红玛瑙,我虽不懂,但也知道他们是瞎猜。
  转过年来,没等葡萄发芽,我便早早搭好了架。葡萄架搭在两排房之间过道上面,她开始往上爬,好快啊,伸展开了枝蔓,上架了。葡萄开花时,我看着蜜蜂忙碌的样子,闻闻那和着叶子淡淡的清香,想着要是蜜蜂给我酿一瓶葡萄蜜就好了,那一定是世界上最好的,葡萄蜜太稀有了,何况是在我树上生产的,真正的无公害产品。看着一串串葡萄,一天天长大,我常常高兴的哼唱自己喜欢的小曲。院子里的人都尝到了,刚摘下鲜葡萄的味道。当年枝叶没有铺满整个葡萄架,但树荫下乘凉人们的欢笑声,早就传到了院外行人的耳朵里。
  一年,一年,枝条越来越密,爬满了架。可我不会管理,葡萄树像没有受到教育,惯坏的孩子一样乱了套,枝蔓叶子弄得密不透风。葡萄越结越多,架下挂的满满的,葡萄不等成熟就开始腐烂,招来苍蝇,马蜂,有的掉到了地上,再也吃不到成熟的,紫色的甜葡萄。我已记不清扔掉多少,反正每天都要提着放到桶里,往不远处垃圾堆里倒掉。后来枝蔓爬的乱七八糟,有的上了房,除了梢头有几串不起眼的外,再结不了多少葡萄。葡萄那美丽的样子,像蜜一样香甜的滋味成了过往的记忆。
  天晴朗起来了,风小多了。我看看葡萄架上的枝条,瞅瞅葡萄架下的树叶。陷入了沉思,葡萄的成长和人不是一样吗?不能只是给予,否则她不能正常生长,结果。该剪枝就剪枝,该掐须就掐须,该蔬果就蔬果,该治病就治病--打波尔多液杀菌,不然,除了烂葡萄不成熟的落下来,就是干脆不结果。
  不用心太软,不用舍不得,葡萄树是坚强的。你看,在墙的最下面需要承受多大的重量,她把墙的两块砖挤得都挪了地方。不像石榴树那样早就死了,只剩下了干枯的树枝。
  她能承受任何风霜雪雨,不能让她随性而为。明天,我就拿我的剪枝钳来。
作者单位:山东广电网络有限公司庆云分公司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