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春天

又熬过了一个漫长而寒冷的冬天,春天终于蹒跚着脚步走近我们身边了。我从心里感激这个充满希望的季节。说实在的,我几乎在这间幽暗狭小的屋子里蜗居了一冬,外面的世界似乎更容不得我,我索性很少将头探出门去,倒像真的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宅男”。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害怕冬天,其实,说白了,自己出不得门,收入又相当微薄。无奈之下,妻子只得选择外出打工。对我们这些农民来说,冬天是外出谋生的好时节。我顺从了她的意愿,默默地替她打点好行装,送她上路。望着公交车远去的背影,我忽然有一种送娜拉出走的感觉。这种感觉无缘地让我感到了一种孤独和空虚。这该死的冬天!它真该早些结束。这种矛盾的心理时时折磨着我。

这个冬天,我养成了一种习惯,总喜欢时不时地翻看电脑桌上的那挂台历。

清明过,谷雨不久就会到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高空里云雀婉转的叫声唱绿了田埂上许多不知名儿的花草,金黄的油菜花也非常醒目地开在了人们的眼前,一片一片的,让人兴奋得要哭。这在北方的春天里算得上一道独特的风景。黄巢在他的一首诗里就曾写过"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的诗句,那似乎不是描绘春景的,但与这眼前的景象却是非常的吻合。你看,这满野的油菜花和在花丛里奔跑嬉戏着的孩子们所构成的美丽图景,比起九十月间满城怒放的菊花不是更富有生气吗?我真的很佩服古文人对春天敏锐的观察力和感受力。我们身边就有宋代杨万里"篱落疏疏一径深,树头花落未成阴。儿童急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的诗句,这跟黄巢《咏菊》中所描绘的简直有异曲同工之妙了,这些算得上天人合一的杰作吧。

不管怎样,田里的农活多起来,妻子回家的日程就越来越近了,我屈指数着,念着,盼着她和春风一起走进家门。

阳光越发明媚了,我尝试着走出那所幽暗的小屋。我甚至想象着妻子在外打工,经历严寒侵扰时那种痛苦的表情,我的心里就不由得涌出一丝的愧疚与痛苦来。我走到院子里,向四外张望着,就像一个被剥夺了自由的囚徒,贪婪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原来,外面的世界并不如我想像的那么糟糕,颜色是绿的,水是亮的,风是柔的,空气是清鲜的,到处飘飞着的是雪片儿一样的杨花和柳絮,回荡着的是鸟儿欢快的歌声。这春天的阳光有点贱,真的,它不像冬天,总给人一种若隐若现,朦朦胧胧的感觉,让人总想撩开她的面纱来。现在,她把满世界的花儿都逗笑了,自己却躲在远远的地方偷乐。空气里可是已经飘散出新翻的泥土的气息了。

俗语说,“清明断雪,谷雨断霜”,可偏偏今年的清明过后,在辽阔的北国大地上,在万物复苏的春天里,又下了一场雪。惊喜之余,我给妻子打了个电话,电话里,她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她为我描述着雪后初霁的美丽景象,她正坐在返家途中的公交车上,她说她完全陶醉在大自然的杰作里了。

雪很快地融化,路也随即干爽起来,田里翻耕和播种的农民也多起来,正是播种棉花的好时节,远望塑料薄膜覆盖下的棉田,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淡青的光芒,仿佛一片片积满清水的水田。啊,春天比起让我踅居一室的冬天来,竟生动得多呢。我要好好利用这春天,用我的所能,创造出更多的价值,让我们这个经历过严冬洗礼的家重新焕发出春天的光彩。我想。

我在院子里逡巡徘徊着,我仔细地查看着去年秋天,妻子外出打工前栽到院子里的几棵果树,我惊喜地发现,它们都已经发出嫩芽儿了,这与先前我栽下的两株苹果树和桃树相映成趣,桃树粉红的花朵儿和洁白如雪的苹果花的花瓣儿,多少天来,一直占据着我的眼球儿,即使是在这场"春雪"过后,它们还是那样的妩媚娇艳。也许,妻子栽下的那几株果树,用不了多久也会开花儿了,我愉快地想着,在每株树下,分别满满地浇上了两桶清水。□孙云广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