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之歌

□范恩露

大山以远古的壮丽,拓开荒原苍凉的岁月。是谁从鸿蒙浩荡中走来,以回天的妙手,遍布日月星辰,撒落山川河岳……多少年后,蓬勃燃起的烈烈火种,辉映着一群野性勃勃的原始生命,在蒙昧中走过亘古的鸿荒,于是沉寂的岁月生机顿起,五彩石的传说代代相传,点缀了人类最初的文明……

当有一天,怒涛奔涌的黄河水冲洗尽原始的野蛮,喧嚣的一切开始归于平静……曾有张弓持箭的英雄奋力射落九个万恶的太阳,而今又有谁挺身而出,以大无畏的正义之光,捍卫人类金色的和平?!于是,沉静之后的原野烽烟再起——那血与火的淋漓撕杀,那风和云的无情变幻,千万万的生命匆匆来了又去,疲惫的夕阳早已被染成浓重的血红,在呜咽的秋风中沉沉落下!灯火黄昏的苍茫暮色里,飘舞的大旗诉说着残酷与悲哀:血腥之后,谁是长空中不落的风景?!

然而河流依旧奔涌,星斗依然旋转,岁月的脚步不曾片刻停留,历史的命运永不为个人而改变。于是,一列列带手梏的奴隶走上清冷的长街,晨风中仿佛一时飘起千万曲无言的哀歌!孟姜女千行伤心泪下,万里长城亘古屹立;月冷胡天的关山塞外,一尊青冢葬香魂,游荡的琴声能有谁听?!蔡文姬胡茄十八拍,字字行行皆血泪;李后主弹泪一挥手,流水落花春去也!多情笑我千古痴,问滚滚不尽长江水,前波后浪,淘尽多少英雄?!君不见,岳武穆怒发凭栏处,河山梦里,壮志成空天涯恨;君不见,陆放翁一曲关山月,雨怒云愁,铁马金风塞上魂!文天祥丹心留青史,夏完淳无限山河泪,谭嗣同肝胆写昆仑,秋竞雄英魂伴雪飞……一部历史,说不清的兴亡交替,道不尽的荣辱繁华,唱不完的血泪悲歌;一部历史,沉淀下多少代的未圆之梦,演绎出多少人的生命传奇,包容着多少年的风雨沧桑……

命运是时代抛起的飞鸟,时代是历史崭新的脚步。回望昨日山河,那一座座耸立的城垣,记载着昨日全部的光荣,也诉说着曾经所有的残酷!文字可以是虚伪的,岁月可以是虚伪的,然而风雨沧桑凝缩而成的历史,将永远以其沉重,以其庄严,以其无尽的绵长和无限的辽远,宣告着冰冷无情的真实!

今天是昨天的未来,也是未来的昨天。当历史的长河激荡着滚滚怒涛匆匆奔涌而过,当历史的歌声回旋起昨日不再的永恒旋律,当历史的梦境重演过千古兴亡的荣辱繁华,当漫天无际的野草一次又一次在流浪的风中枯荣和生长……难道你仅仅觉得这只是死去的历史么?难道它还不足以复苏我们昏睡已久沉醉已久的心灵?!——“天空蓝过千古,却依然年轻”,只是这单程的生命之旅将永远不再回头!那么,就请让我们面对匆匆展开的时代长卷,以大写意的惊天手笔和冲云干霄的壮志豪情,去挥洒人生的七彩长虹,去抒写命运的激越华章,去奏响崭新的时代旋律,去高唱一曲未来的历史之歌!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