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爱在深秋

□张伟

昨夜,秋风乍起,树叶簌簌,望去满地狼藉,电话忽响,又听到那熟悉的声音。母亲询问近况如何,教我勿挂念,一切安好。聊聊数语,心中甚是安慰。人说睹物思人,对我而言,不需睹物,即怀母亲。此刻,也许地里的农活还未完,只是让我宽慰而已。

母亲六十有余,年纪不老大,身体也无恙,只是双腿有些曲张,比一般人要粗。每次回家,总叮嘱注意休息,不多天,依然我行我素,农家人都是好劳动,自然闲不住。自认为身上这种吃苦的脾气,就是母亲教给我的。

尤其秋忙,母亲一天窝在地里,刨花生,割豆子,掰玉米,割谷子,母亲都是一把好手。母亲忙着秋收,总觉得秋天的时光短暂,稍纵即逝,尤其是到了现在这深秋时节,一晃就过去,失之惋惜,抢着秋天即将失去的时光,将农活忙完。一到麦种季节,母亲对于麦种子要求老高,总是一粒一粒的亲自挑选,如今竟然戴着老花镜不厌其烦挑来挑去,每当这时我总佩服她的细心。

母亲没什么文化,只读过一年,也就是所谓的“育红班”。家里兄弟众多,母亲是家里唯一的女儿,可从没当成家里“幺宝”,老早就被家里拽下来干农活,幼小的肩上扛起了家庭的重担,可母亲从没有埋怨过,反而认为理所应当,那时的农村重男轻女思想根深蒂固。小时不懂事,总埋怨母亲不识字,看着邻家的玩伴由母亲陪着写作业,就艳羡得很。有时要母亲看看报纸认认字,每次答应的老好,再回家,看着满桌的美味,葱花油饼、小鸡炖蘑菇、煎笨鸡蛋、油炸花生米、香椿豆苗……询问识字如何也抛在脑后。

母亲对于穿着也不怎么计较。过年时,给母亲买的衣服,只正月里穿一穿,穿完洗净叠好,便又藏在柜子里,说好明年过年接着穿。小时,最盼望着过年,可以有新衣服穿,每次母亲总是在夏季时将布买好,说反季节买便宜。盼望着,盼望着,总感觉时间过得老慢,想象着穿上新衣服,想象着伙伴们羡慕的眼光。可母亲依旧穿着那件青布大褂,年复一年,洗得都褪色了。就是在平时我们兄妹穿的衣服也比身边的同伴要好不少,而我从没有留意过母亲穿什么。现在想来,总感觉对不起母亲。

母亲脸上已爬满皱纹,青丝夹杂着白发,她不指望儿女回报什么,只盼我一切安好。晶莹的泪光中,园内到处充盈着爱的香气,园内白蜡树挂满了金黄的叶子,风吹着树干,吱吱作响,微弱的灯下,树叶变幻成五颜六色的精灵,上下跳跃着。室内耀眼的灯光照得睁不开眼,我仿佛看见远处一条船朝我驶来,这头是我,那头便是母亲。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