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书(外一首)

□张洪敏

我走过你窗前

轻抬脚尖

怕惊扰了你的诗情

偷走了你的灵感

可我分明发出了“哒哒”声

是忍不住渴望

我的韵律进入你的梦

梦里有你的诗行在我的笔尖

草叶上的露珠映出枝头的羞涩

风的呓语都成了天籁的情话

我忽然那么渴望

赤脚走过荒漠

只为书写一封绝世的情书

期待被风沙掩饰

又希冀被烈日灼热

可我这封写了岁月的情书啊

又该上哪里寻觅忠诚的使者


我走过你身后

裹紧黑色的大衣

遮挡苍白的脸

怕冲乱了你的视线

逊色了你眼底深处的饱满

可我分明弄乱了发丝

收不回的橄榄发水的香气

在心尖上袅袅

我忽然看到

那气息的交汇在你的背后絪缊

那是我的花瓣,你的霜华


夕阳的妖娆安慰疲惫的追逐

风的呓语变成了圣者的神话

我忽然那么渴望

赤身游过海洋

只为书写一封绝世的情书

期待被水流漫过

又希冀被流石深刻

可我这封写了一世的情书啊

又该上哪里寻觅归航的使者



种子


种子被风送过来的那一天

我正在梳洗那张苍老的容颜

阳光正好和她一同进来

我便把她丢进窗台早被遗弃的那

个裂了口的花盆里


我的日子已在残缺里更加零落

我把一辈子的书籍丢进只有颜色

没有温度的铁炉

看他们端庄地在生命的最后一刻

挣扎

噼啪着撕裂的声音 翻卷着皱褶

的浪波


我的快乐已在北风里更加寒冷

我把一辈子的衣服叠成方块打进

包裹?

看他们凄凉地上路沉默着最后的

诀别

散落着我生命的体香抖掉我身体

的记忆


我该走了

不带走一丝悲欣

不留下一丝印痕

我真的该走了

就像算术题里的余数

划过几个必须的点

终结在不够一个数的简单里

还像

还像那破裂已久的花盆

已美的名义开篇

终将成为瓦片

又被已美的名义清理


我眸已浑浊

连一丝目光都不屑留下

我手指僵硬

亦不打算轻抚一粒尘沙


也就这样吧

爱已在爱中满足

甚至所有的痛苦也都已痛的名义

与所有的快乐合葬


如果说生命里还有意外

也只有那个裂口的花盆了

她曾经长着我心爱的吊兰

是楼上年轻人养的那只狸花猫吧

施展威风将它弄倒非要剪切我最

后的一丝爱恋

可此刻,那个地方

我昏花的老眼又望见了一丝绿芽


我睡意混沌

灵魂却醒来

记忆也唤回来

那是那个午后的种子吗?

在冷落里

自己把自己种下

自己发芽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