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平凡而又伟大的母亲(三)

作协 刘洪忠 整理

1947年12月17日,第三次打响运安战役。独六旅(渤海军区教导旅)这支新组建的部队,除领导和中层骨干是老部队抽调的有战斗经验外,大部分是刚参军入伍不久的新兵,包括我的母亲,她们刚刚结束训练,就逢上一场大战。这次运安战役分两个阶段,先歼运城守敌,再歼安邑守敌。独六旅的战斗任务是包围、监视安邑守敌,发现其增援运城,立刻伺机消灭。

进抵安邑城外监视守敌的独六旅指战员们,听到运城方向传来隆隆的炮声,既兴奋又着急,个个摩拳擦掌。上级传话:控制情绪,不急躁、沉住气;敌不动我亦不动,监视好敌人,保证主力侧翼安全,不准擅自行动。母亲她们在工事里已经守候好几天了。运城冬季的夜晚,天寒地冻,寒气逼人。除了哨兵,母亲和战壕里的战友们依偎在一起休息。等待着仗打起来后,在部队后面为伤员包扎和收救伤员。由于武器弹药不足,一个班只有两支步枪,其余是手榴弹。母亲她们每人配备一枚手榴弹别在身上。

运城攻坚战打得十分艰苦,敌人躲在明碉暗堡和坚固的工事里顽强抵抗。经过十一天的艰苦战斗,运城终于在12月28日被攻克,城内守敌被我军全部歼灭。在安邑的守敌得知运城已被攻克,在炮火掩护下,集中兵力像疯了一样不断地向北门外、我监视部队的阵地发动进攻,企图突围逃跑。独六旅的战斗部署是,在北门外待敌人发动第二次进攻时,佯装抵抗一阵,让开通道,引蛇出洞,把敌人全部放出来,然后包围、分割、穿插,在运动中将其歼灭。此时,安邑守敌逃命心切,不知有诈,一窝蜂地突围出来。可在逃出包围圈后就乱了套,部队不成建制丧失了战斗力。这时,我军从敌人屁股后面、两翼追击上来,穿插分割如同切豆腐一样,把敌人包围分割成几块。当母亲她们跟在二营后面追击时,突然看见回逃的敌人插入队伍后面,把她们与前面的人分开了……机智的母亲与她的四个姐妹立刻躲进路边的一间小破屋里。那十几个敌人发现有人躲进屋子,端着枪慢慢向小屋靠近。三十米、二十米……在战场上遇到这么多敌人还是第一次,母亲她们心情紧张,却又相互鼓励着,“沉住气,我们不怕他们。”敌人越来越近。她们机智地用棍子顶着帽子伸出窗外,引来敌人一阵枪声,趁敌人不注意时,母亲迅速开门扔出一颗手榴弹,弹声响起,敌人全爬下了……前面的同志发现几个女兵不在了,在返回原路寻找时又听到枪声,十几个战士急忙向小破屋赶来。母亲她们从门缝盯着门外,敌人停了一会儿发现屋内火力不强,又端着枪向小屋逼近。母亲她们五个人只有五枚手榴弹,母亲说:“姐妹们,我们不能当俘虏,××的那枚留下吧。 ”当第二枚、第三枚手榴弹扔出去后,炸死了几个敌人,其余的又趴下了……就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返回的战友们及时赶到并与小屋前的敌人交上火。十多分钟后,外边的敌人全部被击毙。

这是母亲参军以来第一次与敌人正面交锋,也是她临危不惧、转危为安的第一次战斗经历。此后,母亲又经历了多次险境重生的战火熏陶,以其勇敢机智、出色的表现,赢得了领导及战友们的赞赏,于1948年11月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29日凌晨,六旅追击部队歼灭了最后残敌后胜利返回。至此,六旅不但完成阻援任务,保证了运城攻坚战的胜利,而且在运城攻坚战结束的当晚,抓住战机,一举歼灭安邑守敌4000多人,无一漏网,还缴获了大量武器弹药和物资,受到前线指挥部嘉奖。

1949年下半年的西北战场,洪流滚滚,摧枯拉朽,横扫千军如卷席。 7月10日,我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扶眉地区的胡宗南部发起猛烈进攻,14日结束,取得扶眉战役大捷。此次战役,共歼敌一个兵团部、四个军部、八个整编师另三个整团,共计4.4万余人,解放了九座县城和八百里秦川广大地区。

扶眉战役大捷,是西北战场的空前胜利,它从根本上扭转了敌我力量的对比,使我军完全掌握了战场主动权。

我军乘胜追击。兰州解放大西北的战略要地,为解放兰州打开进军宁夏、新疆的道路,西北野战军以四个兵团的兵力发起兰州战役,力争全歼马步芳、马鸿逵主力于平凉地区。马步芳、马鸿逵各霸一方,利益面前共同合作,但又各怀鬼胎。马鸿逵为保存实力退守宁夏,我军直捣马步芳老巢西宁。

在这次追击马步芳主力的战斗中,母亲随一兵团二军六师边走边打。一个50多岁的马夫帮忙抱着母亲三个月的男婴,牵着马、背着枪艰难前进。 7月26日部队到达入甘门户固关镇。固关镇位于陇县西北60公里陕甘交界处,这里是山区,沟壑纵横,山道崎岖,地形复杂,重峦叠嶂,一眼望不到边的大黑山令人心惊胆寒。

7月30日,母亲随部队从大黑山钻出来,急行军到达马鹿镇时,敌骑八师闻风逃遁。部队在此休息一会,马夫立即找来柴火,用茶缸煮了半缸面糊糊递给母亲,喂着哭闹不止的男婴。在此急行军的一个月中,母亲没有奶水,有时部队行军不休息,母亲只得用行军壶里凉面糊糊喂他,男婴就这样冷一口热一口跟着颠簸在行军路上。休息期间,许多战士在森林里湿漉漉的草地上睡着,部队非常疲劳。晚上,部队继续向清水、天水挺进。途中有的战士掉进沟里摔死了,有的牲口跌入沟中,都让人心中悲痛万分。时值雨季,七八月的西北高原天气瞬息万变,走着走着突然乌云密布,狂风大作,下起倾盆大雨……战士们一个拉着一个在雨中前行。牲口摔倒了,能听到在泥潭中的挣扎声;人被雨水淋着,冷气袭人,不时传来跌倒的叫声。雨水顺着母亲的帽子流进衣领,又从衣领流进裤腰,顺腿直下,浑身湿透,既冷且冻。

母亲用脸贴着男婴冰冷的脸,用胸口暖着早已湿透的薄包被。走着走着,部队又开始跑步,因为前方传来了枪声……八里路走了整整两个小时。又走了二十里,仍然找不到村庄。母亲与战士们在雨里淋了两个小时,母亲又开始用面糊糊喂男婴。 7月31日凌晨,二军六师冲进清水镇,5时半镇内枪声停止,清水镇解放了。这时,母亲怀中的男婴在饥寒交迫中永远地闭上了眼睛。一个还未来得及起名、不足100天的男婴在清水镇枪声停止的时候夭折了,残酷的战争环境夺取了这个婴儿的生命。母亲忍着内心剧痛,将他埋在清水镇边。之后,母亲随着部队,取天水、渡洮河,攻占临夏。 8月26日解放兰州,9月5日解放西宁,随即翻越祁连山茫茫白雪,到达张掖,逼近新疆。

战火纷飞的年代,有许多战士为新中国解放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我的母亲是伟大的,她为了心中永恒的理想,失去了自己的孩子,却从未停止前行的脚步。母亲有也时是脆弱的,她会一个人默默地流泪,这是母亲万箭穿心似的痛,刻骨铭心的痛!以至于新中国成立后的几十年,从未在人前提起过。只是母亲在与干姊妹亲密战友马玉桂、张秀云等人一起聊起那段往事时,才被我们听到。

母亲在革命战争年代参加渤海军区教导旅,西征路上历经磨难,不怕牺牲,机智勇敢,一次次化险为夷,在战火中得到锻炼成长,我的母亲是平凡的,同时也是伟大的。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