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革命母亲(一)

作协 刘洪忠 整理

母亲田毅是渤海军区教导旅女兵中参加革命最早的人之一,抗日战争时期就参加了我党的地下工作,1946年参军后在渤海军区教导旅三团女兵班,全班十二个人,母亲任班长。

母亲是庆云县东后马村人,村里大部分人都姓马,听母亲说,到她这一辈姓田的也就几十户人家。姥爷是个大字不识一斗的农民,靠起早贪黑种地节俭度日。姥姥是个勤奋善良的农村妇女,虽未读书,但心灵手巧,年轻时喜欢画画,会刺绣,绣的枕头有钱人家喜欢,卖了可以换几斗米度日。姥姥姥爷一共养育了他们兄弟姐妹五人,母亲是老五,大姐大她15岁,大哥大她12岁,二哥大她8岁,三哥大她6岁,因为孩子多,生活非常艰难。

1937年,母亲考上庆云中学不久,抗日战争爆发了,学校被解散。那时三舅田荣先已经参加了革命,家里经常来一些地下工作者和母亲联系,动员她参加革命。母亲从1941年就做地下工作,给三舅他们送信,当通信员,1944年夏天正式参加了革命队伍。

因为庆云是我党的老根据地,日本侵略者投降以后,庆云的政权就一直掌握在我们共产党人手中,而与庆云东部接壤的无棣,由于国民党的保安六旅一直盘踞在哪里,成为敌占区。1945年春节过后,一天夜里通过敌占区时母亲被捕了。当时她腿疼不能走路,组织上给她借了一头小毛驴让她骑着。过敌占区无棣时因为人多目标大被敌人发现,打了一阵枪,慌乱中母亲与大部队走撒,小毛驴一叫被敌人发现了,结果被抓。敌人问她是干什么的她不说,不说就把她吊起来打,手勒得骨头都露出来了,她始终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最后敌人把她关进监狱。因为她剪了个学生头,敌人就说她肯定是参加过共产党的组织,其实当时母亲还不是共产党员,但已经开始做抗日工作了,并且信念很坚定。和她一块关在监狱的一个人后来在天津当了领导,还找过我母亲。母亲当时叫田月瑞,田毅这个名字就是那个阿姨在监狱中给她改的,她说在女孩子里头像你这么坚强的很少见,我给你改个名字吧,你抗日决心这么大,这么坚强,应该叫田毅。后来这个阿姨一直找我母亲,我母亲管她一直叫大姐。那个时候这位阿姨身体有病已经快不行了,还派孩子到新疆来看我母亲,可见那个时候她们在敌人的监狱里一起抗争,结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

我母亲在监狱里关了8个多月,1945年9月解放无棣时母亲才被救出来。出狱后母亲在区上搞减租减息和土改工作。因为她参加革命早,有工作经验,所以在区里干得很好。渤海军区教导旅到庆云扩军时,因为工作上的交往,我父亲与我母亲认识了。我父亲原名刘树荫,参军以后改名刘一村,1938年在家乡安徽枞阳参加新四军,193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经担任中共射阳县区委书记,1945年12月从苏北赴山东,在中共商河县任组织部长。 1946年渤海军区教导旅在山东扩军时,在商河招了一大批兵,男兵女兵都有,我父亲就是这个时候率领商河的翻身农民子弟,一起参加了渤海军区教导旅。父亲是到庆云以后认识我母亲的,在庆云时父亲任渤海军区教导旅三团政治处副主任。

当时有人对我母亲说,我们这里有个老同志,你们挺合适的。我父亲是1910年11月11日出生,母亲是1921年10月6日出生,他们应该是1947年10月西征前在庆云结的婚。我父母的婚姻介绍人是于侠将军,于侠将军是一位1929年参加革命的老红军,原名李顺堂,1915年1月出生于安徽省金寨县,参加了鄂豫皖苏区的四次反围剿斗争,1932年10月随红四方面军西征,1935年任红四方面军三十军第九十师独立营副营长,参加了二万五千里长征、南泥湾大生产、南征北返、中原突围,1946年来山东扩军时担任渤海军区教导旅第三团(后来的十八团)政委,1960年担任海军潜艇学校校长,1964年被授予少将军衔,1978年以后担任北海舰队司令部正军职顾问,2002年5月30日在青岛逝世。

母亲经常和我说起,第一次见到父亲时并没有一点爱慕之意。当时渤海教导旅三团进驻母亲负责的联防村,母亲和父亲只是工作上的联系。在三团政委于侠的介绍下两人开始接触。母亲说见面那天很有意思,除了几句工作上的话再没有别的了,警卫员切了西瓜,两个人都没有吃,父亲走来走去满头大汗,母亲也觉得很不自然,坐了几分钟就走了。接触一段时间后,父亲提出可先写一个结婚报告,不然以后打起仗来,离旅部远,就不好办了,没想到结婚报告送到旅部,教导旅政委曾涤就批准了。母亲对此很不满意,但事已至此只能勉强同意了。

是什么原因呢?可能是父亲工作认真,有能力占了上风吧,其他的不乐意也就没再坚持。

结婚也非常简单,两个人被子抱到一起,在团部驻地徐家简单举行一个仪式就算结婚了。第二天母亲回家告诉家里人,姥爷还来部队看了看父亲,结婚第三天母亲就随部队出发了,当时不知道是向西开拔打仗去,只说是“野外大练兵”。那时是1947年10月。

母亲就婚姻家庭写了一首诗:石榴开花红艳艳,绿叶红花人称羡。

当时三团分配来十二个女兵,编成一个班,母亲任班长,马素珍阿姨为副班长,大伙都穿上新军装。这些女兵除了母亲和马素珍大一点,其他年龄都不大,最大的20岁,最小的13岁。在部队挺进大西北的过程中,母亲带领着女兵班,主要做后勤工作,母亲做的是会计工作。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