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革命母亲(三)

作协 刘洪忠 整理

母亲进新疆以后,开始一直在新疆军区工作,成立生产建设兵团以后,在兵团政法部。后来成立了兵团检察院,母亲就在检察院工作,一直到离休。近些年听母亲的老战友马金仙等几位阿姨说,当年父亲母亲都在兵团,父亲是不许给母亲提职的,母亲也很自觉,那时的干部就是这样。但是有一件事母亲是很有主见的。大概是刚成立兵团不久,父亲是兵团政治部主任,当时学苏联英雄母亲“多生孩子多光荣”,说一个苏联母亲生了9个孩子。父亲就动员母亲退下来,勤俭持家,回家生孩子带孩子,母亲坚决不同意。母亲说,我决不放弃工作,就是离婚也不离开工作岗位。父亲一看母亲这么坚决,就说,不退就算了吧,我还动员人家勤俭持家呢。

从1954年10月成立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到1975年3月25日兵团被撤销,我父亲和母亲一直没有离开过兵团。文革期间,父亲从1966年关到1975年才被放出来。在父亲被关押批斗、劳动改造的年月里,母亲坚定地站在父亲一边,陪他挨斗,陪他下放劳动,一起住牛棚,陪他一起进北京,父亲走到哪里,母亲就跟到哪里。母亲说,我相信你父亲不是反革命,不是坏人。母亲的态度和做法,深深感动着父亲,给了他活下去的勇气和动力。

母亲从小就教育我们不乱花钱,不该拿的不能拿。有一次我们捡到几元钱,非常高兴,拿给母亲看,母亲说这钱不能要,因为是别人丢的,你们可以送到派出所,我们几个孩子送到派出所,警察叔叔表扬了我们,我们都很高兴,这件事对于我们非常有教育意义。小时候我们穿的衣服经常是大哥穿了再让弟弟穿,只要洗得干干净净就行了,母亲定了一条家规,“可花可不花的不花,可买可不买的不买。 ”母亲回忆说:“我连一支好的钢笔都没买,办公都是用沾水钢笔,衣服都是过去发的黄军装,补了又补,一直补了很厚,我们叫它传家宝。 ”但是母亲为我父亲老家寄钱寄物、照顾家庭却一直很主动,一直到她去世。

母亲一生回过几次老家。大姨、大舅、二舅在家务农,三舅参加革命。三舅1950年参加抗美援朝时已经是团级了,最后牺牲在朝鲜战场上。三舅的大女婿也是解放战争参军,也参加了朝鲜战争,大表姐作为烈士的女儿被安排在北京工作。表姐夫叫陈云梯,是庆云西后马人,他还健在,曾经担任北京武警总队政治部副主任,1986年12月离休。

我父亲1947年后历任渤海军区教导旅第三团(后第十八团)政治处副主任,独六旅政治部副主任,新疆军区二十二兵团二十五师政治部主任,新疆军区政治部组织部长,新疆农垦总局副局长,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副政委、党委书记,1988年离休前系兵团顾问组长(副部级)。 2000年9月在新疆石河子市去世,终年90岁。

我兄弟姊妹3个,哥哥刘钢出生于1951年9月,在兵团民政局工作。我排行老二,叫刘平,出生于1953年1月21日。我弟弟叫刘铁,出生于1954年7月19日,弟媳妇是成都人,他们习惯成都生活,退休后到成都去了。我刚参加工作是在自治区水利厅,那个时候兵团已经撤销,在钻机配件厂搞制图,统计,在车间当工人,后来调到水利厅物资处当会计,1982年兵团恢复,调兵团档案局,1999年到办公厅老干部处,级别是正处。

我母亲是2013年9月16日去世的,享年93岁。我母亲是革命的一生,光荣的一生,无私奉献的一生,她是我们的骄傲,也是庆云的骄傲。

(完)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