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与火的洗礼

1924年,张丙仪出生在东辛店镇张家村,他还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母亲不堪生活的压力选择了改嫁。从此,幼小的张丙仪失去了生活的依靠。村里人见他可怜,时常接济,张丙仪是吃百家饭、穿百家衣长大的。

1943年6月入伍,1949年退伍,参加过平津战役,荣立一等功一次、二等功一次,嘉奖特等功一次。

1943年,正是日本鬼子最猖狂的时候,他们时常到村子里扫荡,害得老百姓日子没法过。当时家里就张丙仪一个人,无牵无挂,看着鬼子到处作恶,张丙仪恨得牙根痒痒,于是加入了抗日的队伍,也就是庆云抗日救国军县大队,被任命为三连8班班长。

虽说是班长,可张丙仪就是个“光杆司令”,班里就张丙仪一个人。为了拉起队伍来,张丙仪到处宣传抗日,经过两个多月的努力,终于有了效果,扩大到了10来人。这时候,县大队也从原来的60多人,发展到300多人,抗日队伍逐渐壮大。

1944年7月,在现在的滨州阳信县的一场战斗中,张丙仪带领的班负责突袭日伪军建在县城周边的一个炮楼,里面共有11名日伪军把守,周围都是密密麻麻的铁丝网。

当时,炮楼里有人发现了八路军的行踪,他们十分慌张,没命地往张丙仪所在的阵地上射击,子弹密集地袭来。这时,连长派传令兵过来对张丙仪说,“别磨蹭,抓紧时间拿下炮楼。 ”看着敌人近在眼前,却没半点法子,张丙仪也很恼火,向战士们吼了一嗓子“掩护我”,便冒着枪林弹雨,拖着铡刀,打了几个滚,滚到铁丝网旁边。连着剁了好几下,铁丝网一点儿都没破,这时,张丙仪突然看到了绑铁丝网的木桩,于是使劲向木桩砍去。手都磨破了,这才把木桩剁开,张丙仪穿过铁丝网,匍匐到炮楼下边,把一颗手榴弹从敌人的机枪口扔了进去,“轰”地一声后,炮楼里一下子没有了声音,机枪都哑了火。

张丙仪十分纳闷,悄悄地摸进炮楼,只见手榴弹炸死了2个日伪军,剩下4个吓破了胆,抱着头钻到床和桌子底下瑟瑟发抖。这一次,因为在战斗中表现突出,张丙仪所带领的班还获得了军区嘉奖。

像这样的战斗,张丙仪现在能记住并数得出来的,就有大大小小63次,但其中印象最深的还是纪家铺的那场战斗。

1945年5月,庆云县板营镇,200多名日伪军准备把从乡亲们手中搜刮来的粮食运送到县城据点。为了不让他们得逞,县大队决定兵分两路打伏击,一路隐蔽在李家店附近,一路在纪家铺,张丙仪当时就随部队埋伏在纪家铺。由于不慎泄露了行踪,张丙仪等3个连的战士被200多名敌人包围在了李营魏。

那一仗,战斗惨烈,日伪军的骑兵连、机关枪全都上了阵,装备远远比不上他们,人数上也处在劣势,看着身边的战友一个个倒下,张丙仪心如刀绞。战斗中,张丙仪的腿负了伤,不能动弹,只好隐蔽在路旁的草丛里,后来由于流血过多,昏死过去。

醒来时,已经是半夜,腿上的伤口结了痂,张丙仪挣扎着起来包扎了伤口。当时,已经不知道自己是在哪里了,只是本能地一步一步挪进了旁边一个小村子,一个老乡收留了张丙仪,留在他家里养伤。

一个多月后,腿上的伤终于好转,张丙仪迫不及待地求老乡帮忙打听队伍在哪儿。当张丙仪找到队伍时,连长吓了一跳,“你小子竟然还活着?! ”他高兴地拉着我的手不停地询问。原来,那场战斗从早上5点一直持续到下午3点,最后3个连打得只剩下8个人。战斗结束后,战友们都以为我牺牲了,到处找也没找到尸体,还为张丙仪开了追悼会。

看到张丙仪活着回来,战友们流下了激动的泪水,张丙仪也流了泪,因为还有更多牺牲的战友,再也看不见了。

1949年10月,新中国成立后,张丙仪选择复员回乡。回乡后,他担任东辛店乡联防队长。张丙仪育有7子3女,儿女们都十分孝顺,县里还帮忙建起了房子。已经91岁的他身体还不错,经常骑着电动三轮车到附近村里的亲朋故旧处串门聊天。在他看来,经历了战争年代血与火的洗礼,现在每一天的好日子都来之不易。邢志  田洪久  整理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