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见苏州

□张桃贰

初到苏州,是远远的观望车窗外的天地。比起巴山蜀水,这里是一概的平,一望而无垠。坦荡的平原上,尽是大大小小的水田和鱼塘;低垂的云朵,将要落雨下来,是歌中所写的“天青色”。单是这别处觅不见的颜色,就让我激动涕零了好一阵子。

你看,那一条条平直的小河,河水青碧如玉带,河岸低低的,似乎与水平齐。不似别处,总有些青草的坡岸与石阶。地面上,并无一点点山峦,甚至略带坡度的小土丘,也是没有的,最高的凸起,是一排排,一丛丛的树木,以及建筑成群的人家房屋。望去,满眼尽是富庶,祥和,温润,宁静。

当晚七八点钟,我们抵达了位于姑苏老城的旅店,安顿停当后,步出小巷,去寻觅苏式本帮菜的滋味。

傍晚,风起而微凉,小雨点点滴滴,从重庆带来的暑气被这夜风悄悄吹散,幽微的清新从指尖漫上肩头,浸润着身体,荡涤开胸中燥热,没有饮茶,却觉得喉咙里好滋润!

我们进入一家两层的苏菜馆,坐在二楼靠窗的雅座,空间虽狭小,却不显得逼仄,两个人对坐着,饮一壶茶暖胃解乏,甚是惬意。我们两个女生,吃不了多少菜,只点了最为向往的两三个菜:腌笃鲜,响油鳝糊,卤汁豆腐。又点了碗阳春面作为主食。

三道菜里,我倾心已久的,是腌笃鲜。早几年,就在网上看到过腌笃鲜的小视频,垂涎已是几年!腌,指的是食材,总是要放入一些切得薄薄的咸肉;笃,乃是小火慢炖的意思;鲜,则是鲜猪肉或鲜肉排,以及重要的一味,春笋。一定得是春笋,因其细嫩脆爽,而又没得冬笋的淡淡苦味。实在不是春笋的时节,可用一些莴笋块代替,也很清润鲜甜。除了这三样食材以外,是一颗盐也不加的。多么清淡!身为重庆人,却不喜辣食,这样不咸不淡,滋补又鲜香的美食,怎不让我心心念念?

那陶瓷的汤盅端上来,架在一小小炉灶上,继续小火煨着,不叫它冷掉。汤色是清亮的浅黄色,飘着这季节莴笋的淡绿色,香气扑鼻,却毫无油腻感。我先尝了一口半肥半瘦的咸肉,满口的嫩滑香醇,瘦肉不柴,肉质疏松,肥肉不腻,入口即化。咀嚼完,仍叫人回味。盛一小碗汤,微微一抿,那香气先在鼻尖徘徊,又触及唇齿,沿着喉咙缓缓流入食道。伴随着汤汁的吸收,似觉胸中血脉舒畅起来,连着心轮都透出一股暖意!食一块莴笋,软而不绵,细腻脆嫩,实在香也!一小碗汤下肚,浑身都温暖畅通,得意洋洋了。

另两个菜,也均以小碟盛放,雅致精巧。那响油鳝糊的玻璃碟,大概是重庆人食自助餐的水果沙拉盘子大小,小得可爱至极!我们两人三菜,几乎没有多大浪费。这样份量精当而烹调精细,口感精致的“精菜”,实在太适合我们这种胃口不大,又重视口味,且爱惜肠胃的“养生一族”了!

而那店家的吴侬软语,悉心照料,更让我们感觉关怀备至。

饱餐后,我们撑着伞在细雨中慢慢踱步回旅店。江南的气韵不知何时,竟已悄悄进入我们心间。晚安,苏州,初见的江南。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