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云县建档立卡贫困户全部脱贫的背后


沃森铁皮石斛种植扶贫示范园、山东水发田园综合体、云天教育集团“三帮一”扶贫助学项目……4月10日,全市脱贫攻坚现场推进会开到了庆云,多个扶贫项目现场接受“检阅”。

在随后召开的推进会上,与会领导对我县脱贫攻坚工作作了这样的评价:作风扎实、措施精准、成效明显,多项工作走在全市前列。

我县脱贫攻坚工作何以被市委、市政府肯定?探访背后的原因,是县委县政府担当作为、狠抓落实的责任意识、实干精神和创新思维。

产业扶贫、教育扶贫、危房改造,依托这三大战役,截至2018年底,全县所有建档立卡贫困户全部脱贫。


贫困户拿分红,收益资金年年高

石斛,这种北方农村不常见的兰科植物,在我县却成了贫困户脱贫的宝贝。

在尚堂镇石斛小镇,69个高标准种植大棚里,郁郁葱葱的石斛长势喜人。不同于石斛产业园其他的项目,这69个大棚是专门用于扶贫的工程。我县将省财政拨付的19个重点贫困村的95万元扶贫资金拿出,与沃森公司合作建设石斛种植大棚,产权归贫困户,沃森公司负责种植、技术和运营,收益每年以分红的方式返还给贫困户。记者发现,按照2018年的数据,尚堂镇的贫困人员当年最多分到了1250元的收益。

种植石斛只是我县众多产业扶贫项目中的一项。从2016年开始,我县改变了以往单个村实施扶贫项目的做法,整合中央、省、市、县专项扶贫资金,交由德州惠丰控股投资有限公司,选择收益稳定的产业项目进行投资。整合的资金在投入项目前,由各项目村村委会代替贫困户与德州惠丰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协议中要求,本着负盈不负亏的原则,贫困户只负责收益,不负责亏损,投入德州惠丰公司的扶贫资金,除建设光伏发电项目以外,其他的将在5至10年的时间收回。

这从根本上解除了贫困户的后顾之忧,随着时间的推移,分红收益也将更高。

尚堂镇冯家村贫困户冯兴田的经历颇有代表性。今年56岁的冯兴田,因为患肺气肿、冠心病多年,不仅失去了劳动能力,还成了一个“药罐子”,不时还要去住院治疗。因病致贫,让这个家欠下了不少外债,多年未曾还上。

转变始于冯兴田2016年被县里列为重点扶贫对象。县里为他入了“扶贫特惠保险”,住院治疗仅需承担不超过10%的花费。此外,冯兴田拿到的产业分红也在连年递增,3年来,全家从3863.13元涨到了2018年的9723.6元,冯兴田一家终于脱了贫。

非常之功,需要非常之策。 3年来,我县累计投入扶贫资金8685.9万元,发展起石斛种植扶贫示范园、水发田园综合体、三农服务中心等40余个产业扶贫项目。2018年,全县产业扶贫项目收益629.31万元,贫困人口人均年增收800元以上。

尽管贫困户负盈不负亏,但投资是有风险的,如何保障扶贫资金的安全?“本金不动、风险可控、按需调节、长期稳定是我县选择项目的根本原则。 ”县扶贫办项目管理科科长范洪波说,我县出台产业扶贫项目分类管理办法,对脱贫攻坚以来形成的各类产业扶贫项目全部纳入监管范围,按照市场前景、资金安全、运营状况、收益保障4个方面分为优、良、差3类,分类实施监管,最大程度确保了项目安全运营和扶贫资金的安全使用。

好项目带来了高收益。庆云镇的孔雀园项目仅投入扶贫资金20万元,但是去年的收益达到了20%,这就有了4万余元用于分红。


住房安全有保障,让居者有其屋

走进中丁乡中崔村,两排白色的集中安置房非常惹眼,52岁的村民崔九生就住在这里。

20多年前,因为一场车祸,崔九生失去了劳动能力,多年来,不能干重活,生活贫苦,自家的住房残破不堪也无钱修缮。雪上加霜的是,几年前的一场大雨,将他的老家冲垮,崔九生只好寄居在哥哥家的一间偏房里。

崔九生的新生活源于庆云县新一轮危房改造工程。县里特别对建档立卡贫困户危房情况摸排核查。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崔村建起了10套安置房。

2016年,崔九生告别了寄居生活,搬进了40平方米的两居室。在这里,他不仅不用缴纳水费,屋内彩电、家具、燃气灶等生活用品也都由本土爱心企业捐赠,拎包入住的生活变成了现实。

脱贫攻坚“两不愁三保障”的其中一条,就是住房安全有保障。让崔九生们有其屋,成为我县打赢脱贫攻坚战的重要一环。

在农村危房改造工作中,我县优先对建档立卡贫困户、低保户、农村分散供养特困人员、贫困残疾人家庭等4类重点对象实施危房改造。“精准识别对象、强化资金配套,聚集人力、物力、财力,强势推动危房改造工作,让群众从‘忧居’实现‘优居’。 ”县扶贫办主任田亮说。

有这样一组数据,2016年以来,全县累计投入3400多万元,1700多贫困户住上了安心房。


教育扶智,切断贫困代际传递

“一看房、二看粮、三看劳动力强不强、四看家中有没有读书郎、五看家中有无病人躺在床、六看收入来源有没有保障”,在我县扶贫干部当中,流传着这样的一个口诀。

用教育扶贫阻断贫困的代际传递,“四看家中有没有读书郎”是我县脱贫攻坚的重中之重。经过摸排和精准筛选,我县梳理出贫孤学生514名,他们有的是父母双亡、跟随年迈的爷爷奶奶生活的孤儿,有的是因家庭困难支付不起学费面临辍学的大学生,还有的是家有病人、生活举步维艰的少年。

不可否认,近年来,我县通过希望工程、春蕾计划、雨露计划等措施解决了不少贫困户子女受教育问题。但实际操作中,扶贫干部和帮扶干部们普遍反映,这些救助很多是临时性的,仍停留在给钱给物的物质救济层面。

如何彻底拔掉穷根?我县将扶贫与扶智有机结合,创新推出了“三帮一”机制,即由一名科级以上干部、一名优秀教师、一名爱心人士结成志愿帮扶组,共同结对帮扶一名贫孤孩子。

常家镇大唐村的贫孤学生寒寒(化名)就是这样的受益人。今年16岁的她在云天教育集团所属庆云四中上初二,成绩名列前茅、还担任着班委。然而,寒寒曾经一度面临辍学的境地。

2011年,寒寒的父亲因车祸去世,之后母亲改嫁,将寒寒和还在襁褓中的弟弟留给了体弱多病的爷爷奶奶,一家四口依靠低保勉强维持生计,学习对她来说,似乎成了一种奢望。

“三帮一”帮扶活动启动后,县市场建设管理局局长李海龙、庆云四中教师唐慧、福建永福机电设备有限公司董事长余东和寒寒结下对子,将她接到庆云四中读书。没有了后顾之忧的寒寒在这里快乐地学习生活,上学期期末考试中她还拿到了全校特等奖。

在庆云四中,像寒寒这样的孩子有122人,全部混编入适学班级,学费一半由帮扶企业家捐助,一半由云天教育集团承担。

除了学习,在生活上,我县也给予了这些孩子特别资助。设立扶贫助学专项基金,通过印发扶贫助学倡议书和海报、媒体宣传、建设“大爱庆云”扶贫助学爱心手机平台、举办主题晚会等形式,营造全社会参与扶贫助学的浓厚氛围。截至目前,扶贫助学专项基金的账户中已募集了4370多万元资金。这些钱如何使用?结合居民生活水平和各学龄段学费情况,我县进行科学测算并确定了具体资助标准,其中,学龄前阶段、义务教育阶段、中职阶段为每人每年3000元,高中阶段为每人每年5000元,大学阶段为每人每年6000元。

自2017年7月“三帮一”扶贫助学工作启动至今,全县已发放助学金300余万元。 2018年,参加中考的19个孩子中有14名考入高中,参加高考的12个孩子中有6人考上大学本科。“扶贫必先扶智,治穷必先治愚”,在庆云,贫孤学子不仅能够“站起来”而且还能“走得远”,底层上升通道受阻、一代穷世代穷的局面在这里改变。□朱代军 屈大鹏 王凡存 周文峰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